纨绔世子爷

炎七侠

主页 > 纨绔世子爷 > 纨绔世子爷最新章节(目录)

第1章 我真想当个纨绔(1/2)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
    唉~
    谢勋丢开书册,歪倒在紫玉珊瑚贵妃榻上。
    “世子爷,您又读不下去了?”伺候笔墨的丫鬟紫菱抿着嘴轻笑,“国公爷三申五令不准您再出去耍,今儿您就歇了心思吧。”
    谢勋又叹了口气,暗想:你个小丫鬟,哪里知道爷心里的烦恼?
    他,谢训,从现代穿越过来,成为谢勋,云朝镇国公府世子,已有三月。
    刚穿来那会儿,他睁开眼睛一看,古香古色的房间,每一件摆设都精致奢华得让他这个现代屌丝惊掉了下巴;更别说那些从头伺候到脚,娇俏美丽的丫鬟,环肥燕瘦,小家碧玉型、妖娆美艳的,看地人眼花缭乱,还随便他收用。
    衣来伸手饭来张口,银钱花用不尽,整日里唯一犯愁的就是和一帮纨绔公子今儿该去哪里消遣快活?
    美酒佳人,醉生梦死,他骨头都泡软了。
    三天前的晚上,他和一帮纨绔在京城最大的花楼消磨时光。喝多了,去嘘嘘,听到隔壁的恭房有人在小声交谈。
    “你这消息准确吗?皇上真要收拾谢家?谢贵妃膝下可是有皇子的。”
    “安公公传出来的消息还能有假?那谢家,掌北疆二十万强兵,朝内还握着吏部,再加上宫里的谢贵妃……我要是圣上,做梦都能吓醒了。以后你也别再往谢世子身边凑了,小心牵累你满门人头落地……”
    谢勋一个激灵,冷汗都冒出来,终于从纸醉金迷的纨绔生活中警醒过来。
    尼玛,谢家根本就是皇帝的心头大患啊!
    哪怕谢家祖辈跟着云朝高祖征伐天下,开疆拓土,立下不世功勋,危及到皇权,就是挨皇帝收拾的货。
    偏偏谢家还没强大到能够造反自立为王,正面刚整个云朝的程度。
    如今天下,虽然北方戎族骚扰不断,西域各国多不肯臣服,南部时不时因为洪涝灾害爆发小规模的农民起义,却不影响大体的太平之势。谢家就算想造反拥兵自立,也找不到借口。
    何况皇帝还在表面上眷顾谢家,赏赐不断。就连谢勋,也被皇帝封了个四品御前带刀侍卫。圣旨送来镇国公府时,谢勋刚穿来不几天,一心吃喝玩乐,沉迷官宦子弟糜烂的生活,没去上任。
    未及弱冠的年纪就位居四品,还是在御前伺候,圣恩之隆,那些平常和谢勋胡混的公子哥儿都忍不住在他耳边说起酸话来。
    “谢世子命好,一出仕,就被圣上带在身边,以后肯定平步青云。”
    “当了一品大员,别忘了提拔小弟啊!”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当时他不觉地什么,警醒过来,一背的冷汗。
    那么多人眼红谢家,等到皇帝动手收拾镇国公府时,有多少人会趁机拱火?
    谢家如今就是烈火烹油,皇帝越是恩宠,谢家覆灭的越快。
    让谢勋更加胆战心惊的是,如今的镇国公,他的便宜老爹,志大才疏,完全看不清局势。便宜爹还沾沾自喜地纠结势力要扶持自家妹子谢贵妃的儿子,七皇子登及皇位。
    谢勋顿时如坐针毡,连喝水都塞牙起来。
    昨晚,谢勋被便宜老爹逮住,一通臭骂,责令他猫在书房熟读宫规,好进宫当值。
    亲爹啊,您知不知道宫里的皇帝已经磨好刀等着您的亲儿子?
    谢勋想想都浑身发毛。
    “世子,不然奴婢给您按一按吧?”
    一双柔纤放在了谢勋的肩上。
    丫鬟紫菱美丽动人,一手推拿功夫,能把男人的骨头都弄酥了。搁以前,他早欣然躺下,享受温香软玉了。如今,他半点兴致都提不起来。
    “老太爷可回来了?”谢勋决定去找谢家的老祖宗。
    谢家在老太爷那一代,其实已经没落,爵位差点儿被当时的皇帝夺了。谢老太爷以十六岁的年纪,毅然北上。
    在北疆,从小小的校尉,做到大将军,无数次阻击戎族,被誉为战神。返朝后竟弃武从文,参加科考,金銮殿钦点状元。谢老爷子五十岁就做了当朝首辅。
    后来,为了子孙后辈的官途,过完六十大寿,就向皇帝递了辞呈。
    本来,谢家人若只占着文官的位置,门生再多,一帮文人,也就打打嘴仗,成不了皇帝的心头大患。
    谢勋那个原本成天舞刀弄棒,尽给家里惹事的三叔,去北疆混了七八年,竟重新收拢了谢老太爷当年在北疆建立的谢家军。
    谢老太爷接到消息,曾警告过三儿子,要三儿子卸任主将之位返朝,可当时戎族频频犯境,攻势凶猛,北疆没人敢接手。
    一拖就是三年,谢家军从五六万人扩充到二十万。如此庞然大军,谢三爷就是想抽身,下面的人也不会同意。二十万人,从小兵到将领都是跟着谢三爷拼过命的。
    自古鸟尽弓藏,兔死狗烹,这些兵将,不管立过多少战功,一旦换了上峰,绝大部分都逃不了被弓藏狗烹的命运。
    谢老太爷也没了办法,只能愈加装作不理世事,寻仙问道,炼丹参禅。
    半月前,百里外的纯阳观来了个炼丹大师,谢老太爷就带着随从去访大师了。今日归来。
    谢勋到清风院时,谢老太爷刚收拾妥当。
    老爷子着一身道袍,宽袍大袖,鹤颜白发,不知道的还以为老爷子真个儿沉迷仙道了。
    这些表象能迷惑外人,却骗不过谢勋这个生活在一个屋檐下的孙子。他曾不止一次看见老爷子大半夜独自站在院子里叹气。
    活到这个岁数,还有什么能让曾做过首辅的老狐狸发愁?
    唯有整个谢氏一族的命运!
    “勋儿怎么来了?”谢老太爷有些意外在清风院看见这个嫡孙。
    最近,这个嫡孙玩性愈发重,长子跟他抱怨过好几次,要他帮着约束。他没理会,臭小子自己却送上门来。
    “祖父,孙儿有十分重要的事情要同您说。”谢勋恭敬地行礼。
    谢老太爷瞥了下自家孙子,一甩宽大的袍袖,“进禅房来吧。”
    老爷子为了让外人相信他果真一心修仙问道,把书房都改成了禅房。
    别看是禅房,防卫绝对是镇国公府最严密的,一只苍蝇也别想飞进来。谢勋完全不用担心他们祖孙说的话会被泄露出去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